分卷阅读14

怒晴湘西之我并不想来吹灯 作者:海棠烟雨浓

分卷阅读14

      r   所幸如果没有意外,今日午后,便能到得高碑店。。。亲爱的陈总把头,感谢你救了我,感谢你的兔儿爷和手镯,但是鬼吹灯世界真的不适合我。。。希望自此终年,你我此生再不复相见,你去云南的时候,我一定会托人给你捎去一副防毒面具的。。。我心暗道。

    一路沿运河而下,眼见就要到了那高碑店,我心里有些雀跃,盼着早日离了这今后沾谁谁倒霉的男猪脚,依旧回家做我的封建主义格格,过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腐败幸福小日子。料想那陈总把头必是也心情放松,乐得把我这爱惹麻烦“烫手山芋”抛将出去。。。

    可是,天不遂人意,船刚到高碑店码头,天色突变,气温骤降,顷刻之间,便下起了滂沱大雨来,船上狭小.逼仄,又四处漏风,陈总把头便带人到码头边一间客栈避雨歇脚,这次由二狗子带几个兄弟在船上留守。

    众人冒雨而来,皆是有些狼狈,花蚂拐赶紧让大家去房里休息不提,自己却忙前忙后,为大家打点。

    这客栈分为两层,上层是客房,下层是酒馆,后院有个天井,天井里种着些寻常的花草。

    风云突变,码头附近的行人和客商都有些猝不及防,纷纷奔入就近的店铺酒楼避雨,一时间酒馆里座无虚席,既占了人家的地方,一般人也不好意思枯坐,横竖这雨一时半刻也停不下来,也多少点上一点吃食,边吃边等,客栈老板也乐得收钱。

    花蚂拐和麻子也点了一壶酒和一碟花生米,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天色雨势闲聊。和他们拼桌的是一个衣着寒酸的白胡子老头,浑身上下被雨水淋得透湿,冷得有些瑟瑟发抖,却始终不肯点上一壶劣酒暖身。

    花蚂拐和麻子都是苦出身,向来同情那些卑微贫贱之人,见这老头可怜,便请他一道喝酒,那老头再三推辞不过,才千恩万谢地喝了。

    几杯酒下肚,老头活络了过来,花蚂拐趁机向他打听:“老丈,这杨家湾离此地还有多远?”

    “你们要去杨家湾?不远不远,就十几里地,我就是那杨家湾人,待得雨停了,我带你们去!”老头乐了。

    “你们那杨家湾,有一户姓陆的人家么?”

    “有啊,你找他家?”老头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是啊,怎么了”花蚂拐觉得有些不妙。

    “你们是来要账的吧,找不到啦,一家子都跑啦!”

    “老丈,你不是弄错了吧。”花蚂拐大吃一惊。

    “错不了,我们杨家湾家家都姓杨,就陆老义一家外姓人。说起那陆老义,那人真不赖,是个好人,可就是养了个畜生儿子。。。”

    原来这陆湘湘的远房叔父有个独养儿子,因是几代单传,陆老义和老伴儿难免溺爱,结果这孩子长大了极不成器,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先头还好,后来越赌越大,越赌越输,他还想着要翻本儿,到处欠了一屁股债,连房子和地都赔进去了也没有还上那利滚利的高利贷。放高利贷的便发了狠话,道是要还不上便要杀他全家。没柰何,陆老义一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卷着铺盖卷全跑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老头说完低头抿了一口酒,“就这个月的事儿,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么折腾没了,那陆老义儿子还欠着我五十个大钱呢!”

    第12章 第 12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说实话,这一段我写得很是艰难,既要兼顾陈玉楼在网剧中的人物性格,但又要为我设计的情节服务,如何让男主的思维合理自然地转变,不会显得过于生硬勉强呢?我承认我虽然穷尽心力,但还是不太满意,唉,能力还是有限,你们将就看吧。有好点子请留言,不满意骂我也可以,我现在迫切需要灵感。。。  “什么?跑啦?”陈玉楼一脸惊愕。

    “我都打听过了,千真万确,这事儿在高碑店尽人皆知。”

    陈玉楼有些神不守舍地缓缓坐回了椅子上,“这下可不好办了,这事儿。。。我们算是摊上

    了?”他摸着下巴看向花蚂拐,“要是那陆老义晚几天跑就好了。。。”

    “我倒觉得,他们一家跑了对那湘湘姑娘倒是件好事,要是真是个仁善人家,姑娘托付给他们,自然放心。可湘湘姑娘那远房堂哥,分明已经是嗜赌成性,输红眼了的,连房子和地都能赔进去了,还欠了那许多印子钱,要真把人给送过去,保不住我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把人给卖进窑子里去了。。。”花蚂拐正色道。

    “那倒是。。。”陈玉楼微微颔首。

    “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事儿呢?”陈玉楼有些发愁。

    “总把头说笑了,怎么叫摊上了呢,就湘湘姑娘那个模样,你到楼下堂里去问问,

分卷阅读14

- 新御书宅屋 http://www.xse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