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3

怒晴湘西之我并不想来吹灯 作者:海棠烟雨浓

分卷阅读133

      陈玉楼将敏敏搂在怀里,又是欢喜,又是关心,柔声问道:“敏敏,你好些了么?不是说下辈子都愿意等着我吗,怎么才一天,你就。。。”

    敏敏眼中含泪,却恨恨地嗔道:“我才不会等你,你死了,我马上嫁给别人。。。”

    陈玉楼见她轻嗔薄怒,泪水却更加汹涌,知她说的都是气话,之前亲眼瞧见她如此伤心悲痛,见到自己之时又是真情流露,更觉得她说不出的可爱,双臂一紧,柔声道:“敏敏,对不起,是我回来晚了。。。”说着低下头来,去吻她嘴唇。敏敏“啊”的一声,满脸飞红的跳将起来,道:“有人在呢,你,你……怎么可以?”

    环顾四周,却哪里还有什么人,众人早已退出了这间房,把地方留给了这定了亲的二人,连门都给带上了。

    陈总把头如愿以偿地把敏敏重新又紧紧抱在了怀里,连着在她颊边亲了好几口,直到那没良心的小丫头嫌弃的撇头躲开,娇滴滴地埋怨道:“哎呀,陈大哥,你脸上都是灰!”

    院子里,花灵一边给同样灰头土脸,满身伤痕,神色恍惚的老洋人裹伤,一边看着他那神不守舍的样子问:“怎么,后悔了啊?”

    老洋人脑海里,那一对情侣紧紧相拥的画面不断闪现,心里说不出的苦涩和酸楚,听到师妹如此说,他回过神来,脸色有些黯然,却还是坚定地摇摇头,“不后悔。陈总把头回不来,格格会伤心死的,师兄说了,真正喜欢一个人,是希望她过得快活。。。”

    却原来老洋人抓着那连同索头的三足精钢挂钩整根滑落的钻天索正不断下落直坠向云雾深处时,居然运气爆棚,那三足挂钩竟然卡住在了一处凸出的岩缝里,他才死里逃生,爬上了一处可立足的崖壁,正在思考如何脱身,忽地听到上方风声不对,急忙抬头看去,恰好陈玉楼从半空落下。来不及多想,老洋人眼疾手快,赶忙将手中正握着的钻天索立即抛出。

    陈玉楼从空中掉落,耳畔只闻得呼呼风响,忽然见有什么物事朝自己飞过来,便是下意识地一抓,也亏得陈总把头功夫深厚,竟然抓住了,顿时被悬吊在了半空。那钻天索顿时被下坠的重力扯得险些断掉,颤颤巍巍之际,他的身体在空中摇摇晃晃地一起一落,两条腿在深涧流云中凭空乱蹬。

    陈总把头右手抓着那钻天索,左手中小神锋竟然还紧紧握着,并未失落,那下坠的巨力,把他的右臂扯得似乎差点和身体离骨了,一阵阵撕裂般的发麻,仿佛丧失了知觉,他不敢多耽搁,将小神锋叼在口中,双手抓住了那绳索,此时,他才发现,在崖壁上抛出绳索救他的,竟然是老洋人。

    老洋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拉上崖壁 ,陈玉楼才觉得双足终于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两人都是惊魂未定,伤痕累累,筋疲力尽,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两人方才慢慢地从崖壁上觅路下来,这一路,当然是无比艰辛苦难,自是不必细说。

    我听陈玉楼说了死里逃生的经过,不禁唏嘘不已,这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倘若不是我用那钢纱甲胄救了老洋人在先,如果他也像原剧中那般死去,那今天陈总把头安得还有命在?

    正在百感交集,感慨万分之际,“叮叮——”,久违的系统提示出现在脑海之中,急促的提示音一声盖过了一声,轰鸣的余音还在太阳穴内震颤。

    我已经很久没有收到通知了,再听见机械的系统声音,恍若隔世。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被攻略角色【陈玉楼】好感度已达到99%,已到达胜利前夕。请再接再厉。”

    但见自家魁首死里逃生,平安归来,本来万念俱灰,垂头丧气幸存的卸领众人,一个二个皆是喜气洋洋,顿时觉得又有了主心骨,连受伤的昆仑和喜出望外的罗老歪也跑将过来,本是想着要看望下那劫后余生的陈总把头的,表示下关心——却是被花蚂拐奋力阻住了,自家总把头此时,正在屋里和他那心爱的未婚妻,敏敏小格格互诉衷肠呢,你们几个去凑什么热闹?

    看着昆仑窘迫不堪,直摸后脑勺的憨傻样子,花灵乐得直抿嘴笑,昆仑见了,却愈加开怀起来。

    罗老歪听说总把头无恙,心道再进瓶山有望,又想起自己之前以为陈玉楼死了起的那些龌龊心思,破天荒的有些羞愧,听花蚂拐如此解释,竟然只是说了些关心的话也就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端午我要外出旅行,请假三天,见谅,节后再见

分卷阅读133

- 新御书宅屋 http://www.xse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