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回门的路上看到旧人

倾城绝色(古言1V1 HE) 作者:五短短

第十四章:回门的路上看到旧人

      韶华苑的丫鬟见王爷发怒,顿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叁朝回门,王爷不让穿红色。

    看样子,王爷心中真的是恨极了王妃,若不然哪有不允许新嫁娘穿红色的道理。

    云南王府的这些下人,瞧着自家王爷的脸色,当即小心翼翼应声,重新替聂倾城准备衣服。

    聂音音则是看着云怀瑾,很有些楚楚可怜的开口:“怀瑾哥哥……”

    说着捂着自己的脚腕,声音颤颤发抖:“怀瑾哥哥,云音脚疼……”

    云怀瑾见状,眸中的神色缓了下来。

    “还不扶着你们家小姐回去。”

    说着看向承影:“让周神医过去一趟。”

    韶华苑的丫鬟婆子,听着王爷竟然让周神医去给二小姐看伤。

    一个个看着二小姐的眼神很有些复杂。

    要知道周神医那是老王爷的客卿。

    在云南王府的地位可是很高的。

    即便是王爷对他都客客气气。

    他说着是王府的大夫,可实际上,只替王爷看诊。

    即便是承影生病,周神医也是不管的。

    如今王爷竟然让周神医去给二小姐看病。

    这云南王府的下人,自是震惊不已。

    小声的议论:“王爷让周神医去给二小姐看病,是不是意味着……”

    “别乱说,日后小心伺候就是。”

    聂音音听着下人说的话,心中说不出的高兴。

    顿时一扫心中的阴霾,连聂倾城刚刚踩她那一脚的怒气也烟消云散。

    和桃夭对视一眼,仿佛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平南王妃一般。

    心中得意。

    却也不忘自己的目的:“可是怀瑾哥哥,音儿今天本该是跟你们一起回定北侯府的,可是现在我……”

    说着故意摸了一下手腕。

    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云怀瑾见状,薄唇微呡:“你先在王府养伤,我会跟侯爷解释。”

    说着吩咐承影:“让周神医拿一些玉肤霜过去。”

    “你记得脸上的伤,每日抹一些,不会留疤。”

    聂音音见状顿时摸着自己的脸颊。

    那道伤很浅,是她自己故意留下的。

    就是为了让云怀瑾随时能看见。

    好提醒他,聂倾城对自己做的事。

    见云怀瑾还记着,顿时心中说不出的高兴。

    低着头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音儿,谢谢怀瑾哥哥。”

    说着还有些不舍的看了眼云怀瑾,这才由着桃夭搀扶离开韶华苑。

    聂倾城在里间将外面的动静听了个清楚。

    自也把云南王府下人的脸色也尽收眼底。

    想着云怀瑾对自己的态度,和对聂音音的疼惜,只觉得可笑的很。

    只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是个疯子。

    如果他真的厌恶这桩婚事,大可以任由自己死在刑场上。

    如此大费周章将她救下来,娶她为妻。

    难道就是为了折磨她给聂音音看吗!

    心中嘲讽,面上清冷的没有任何表情。

    换上一身浅紫色衣裳,被推着到外间。

    看着云怀瑾眸中的冷意,想着自己的命,只能屈服的低下头。

    看着聂倾城低头,云怀瑾心中说不出的烦躁。

    聂倾城屈服的那个眼神,仿佛是一根针扎在他身上一样,让他浑身难受。

    却是找不到原因。

    不想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云怀瑾冷着声说了句:“走。”

    直接大步出了韶华苑。

    聂倾城见状面无表情的跟上。

    毕竟是叁朝回门,即便是做做样子,云怀瑾也得跟聂倾城同乘。

    云南王府的马车,从王府驶出,要穿过南门大街,才能到定北侯府。

    聂倾城坐在马车上,心如死水。

    一旁的云怀瑾,则是阴沉着脸闭目养神。

    马车里死一般的安静。

    刚到南门大街的街口,就听着外面哄闹不止,马车也被拦住去路。

    云怀瑾当即睁开眼,冰冷的双眸中透着寒意:“承影。”

    守在外面的承影当即开口:“王爷,有人惊马,出了点乱子,怕是需要等一等。”

    云怀瑾闻言没在多言,只是掀开车帘。

    聂倾城坐在旁边,透过车帘,就看到一张很是熟悉的侧脸。

    看着那个穿着褐色粗布衣裳的男子,聂倾城本如死水般的双眸,猛地变色。

    手也下意识抓紧手中的帕子。

    就见那个男人转过头来,另外半边脸上,满是可怖的刀疤。

    刀疤遍布半个脸颊,叫人看了都忍不住心中发寒。

    可聂倾城却是紧盯着他还能瞧出面容的那半张脸。

    见一辆推车从旁边过去,刀疤男当即抱起一个小孩。

    等看清楚那个小孩的面容。

    聂倾城心咯噔一下,平静的心湖瞬间掀起惊涛骇浪。

    “平安……”呢喃着小孩的乳名,聂倾城指甲直接掐入掌心。

    看着人群似是引起一阵骚动,刀疤男和小孩也跟着涌动的人群朝着边上被挤开。

    聂倾城顿时心急如焚。

    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和此刻还在身边的云怀瑾。

    直接打开马车门就冲了出去。

    承影见状,没反应过来,惊呼一声:“王妃。”

    就见聂倾城直接跳下马车,奔着拥挤的人群跑了过去。

    看着聂倾城冲进人群,承影顿时愣住:“王爷,王妃她……”

    说完就见云怀瑾直接从车上下来,一张脸上蒙了一层寒霜。

    直接大步追上聂倾城,一把将她扯了回来。

    聂倾城是想找刀疤男和平安,毫无防备,被人握住受伤的手腕。

    痛呼一声:“痛。”

    当即想要还手,却是被云怀瑾一把握住。

    对上云怀瑾满是寒意的双眸,聂倾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

    脸色瞬间变了变。

    云怀瑾见状直接将聂倾城拉到自己身前。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

    带着杀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想跑!”

    聂倾城下意识摇头:“不是,我只是看……”

    话到嘴边,却反应过来。

    想着自己眼下的身份,强行把话咽了下去。

    现在没人知道她是谁,她也决不能让人知道她是盛月舞。

    原本她还是相信云怀瑾,想要告诉他自己的遭遇。

    想让他帮自己报仇,可在看到云怀瑾对聂音音的态度。

    看到云怀瑾,为了聂音音对自己做的事情之后。

    她即便是对云怀瑾,也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聂音音是盛婉婉的表妹。

    难保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盛婉婉。

    她决不能让盛婉婉知道自己还活着。

    若不然自己就再没有复仇的机会。

    想着自己的仇恨,聂倾城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

第十四章:回门的路上看到旧人

- 新御书宅屋 http://www.xseeo.com